Loading
Associe-se

首页

首页

首页

//ccilc.pt/cn/wp-content/uploads/2011/05/covid-banner.jpg
//ccilc.pt/cn/wp-content/uploads/2011/05/banner_UNA.gif

首页

首页

活动

Data: 26 November, 2020 até 27 November, 2020


新闻报道

中方向欧洲国家重开边境?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11日讯 8月11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会上有记者问中方是否正向包括欧盟成员国在内的欧洲国家重开边境,赵立坚表示,近来随着多国疫情得到控制,人员交往需求增加,中方正在逐步有序放开复工复产和其他各类必要来华人员的签证。以下为原文:   法新社记者:中国驻丹麦使馆昨天发布了一则通知,表示有关欧洲国家持中国相关有效居留许可人员可向中国驻这些国家使领馆申办来华签证。这是否说明中方正向包括欧盟成员国在内的欧洲国家重开边境?   赵立坚:我昨天已经回答了相关问题。中国政府自3月28日起暂时停止绝大部分外国人持当时有效来华签证和居留许可入境,但同时对来华从事必要经贸、科技等活动,以及出于紧急人道主义需要的外国人积极提供签证便利。近来,随着多国疫情得到控制,人员交往需求增加。为此,中方正在逐步有序放开复工复产和其他各类必要来华人员的签证。需要说明的是,对这些人员中持有效签证或居留许可需要重新办理签证的,中国驻外使领馆一律免费办理。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世界工厂”中国能否转向“内循环”为主的经济模式
中国经济的“内循环”突然成为一个热词,再联系到中国目前面临着几乎坠入冰点的地缘政治环境,外界有声音认为这是中国应对外部压力“闭关锁国”之举。也有经济学家认为,应对外部压力不假,但“闭关锁国”解读片面,这一轮调整是从外循环为主转型为内循环为主,而非舍弃外循环。 虽然如此,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将庞大产能由外转内,形成内循环为主的经济,依然面临着多重障碍。 “自力更生” “内循环”在中国官方语境中的全称是“国内大循环”,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公开报道中是今年5月,彼时中国刚刚从疫情中缓过气,经济逐步开始复苏,但外部环境从政治到经济都开始全面恶化。 5月23日,中国两会期间,习近平在出席政协的一次会议时称,“我们要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6月,习近平和副总理刘鹤分别在两次会议上重复了这一表述。 此时,舆论还未形成对“内循环”的讨论。直到7月的两个比较重磅的会议上都出现这一表述——两个会议分别是7月21日的企业家座谈会和7月30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后者不仅是中国下半年经济政策的风向标,还为10月份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制定“十四五”规划铺路。 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即将结束的中国“十三五”规划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十四五”的主线则可能就是“建设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至此,关于内循环的不同声音甚嚣尘上。路透社援引一位前中国政府官员点评说,“确认以内循环为主,相当于‘自力更生’”。中国财政学者贾康则撰文认为,将经济内循环解释为以后要自力更生,是“极端化认识”,“带有明显偏差的理解”,更为注重内循环,决不意味着重回“闭关锁国”。 贾康认为需要消除该误解: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而是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地联通,内外需相互促进,综合发力。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内循环”的发展壮大有助于抵减全球乱局下的外部冲击,基于此,中国经济在“外循环”中将更为灵活主动,受惠于外而不受制于外。 地缘政治冰点 不可否认的是,提出“内循环为主”的大背景是中国几乎跌入冰点的地缘政治环境。 在科技领域,美国不仅采取极致手段打压华为,强迫Tik Tok退出美国,在高科技制裁的实体名单也已超过300家,其中还包括多家中国高校。在美国高校中,与中国有合作的科学家和一些留学生也受到驱逐或签证限制。 外交上,中美互相关闭领事馆,互相驱逐记者,甚至有报道称美国在考虑禁止中共党员及家属赴美。 中国周边,与印度边境再起冲突,在印度掀起抵制中国产品的热潮;美国宣布中国在南海有争议领土的主权“非法”,澳大利亚紧随其后。 7月30日的政治局会议称中国正面临“百变未有之大变局”。从中国上半年的贸易数据来看,政治领域和科技领域日渐尖锐的对抗,还未转移到外贸领域,但无疑为仰赖外贸发展的前景投下阴影。 抵御外部冲击? 中国经济以“内循环”为主,对应的是之前数十年以“外循环”为主的发展。中国改革开放后,制造业企业普遍采用“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经营模式。这种模式下,原材料大量进口,在中国加工后,成品全部运到海外销售。 “两头在外”的模式虽然意味着中国企业成为产业链上利润最薄的一环,品牌、原材料、销售都在国外,中国只能挣取微薄的加工费。但在中国发展初期带来巨大红利:利用中国的劳动力价格优势快速在国际贸易中占据一席之地,同时避免了在国内原材料市场和销售市场的竞争。 但是在疫情和地缘政治环境陷入冰点的情况下,这种模式的弊端显露无疑,中国可能同时面临需求端和供给端“双向挤压”,一方面,消费市场依赖国外,主要贸易伙伴都在国外,如果出现疫情或制裁,出口订单会被大面积取消;另一方面,供应链上一些关键技术、进口原材料和配件依赖国外,外部动荡可能出现短缺,使生产停摆。 一百年前的美国经济或许是中国的前车之鉴。程实认为,从“双循环”的演进阶段来看,2020年的中国与1913年前后的美国高度相似。美国在1913年前后从“外循环”经济过渡到“双循环”共同促进,其后经历了“一战”、“大萧条”和“二战”,虽然一度遭到外部环境的严重拖累, 但是凭借本土产业链和市场的相对稳定,最终实现了逆流而上。 事实上,面对以前的外部冲击,中国已在一定程度上向“内循环”过渡。2008年后,中国仰赖多年的外贸订单出现断崖式下跌,政府不仅推出四万亿计划,刺激“铁公基”(包括铁路、公路、机场、港口和水利设施等)基础设施建设拉动投资,还推出家电下乡补贴,刺激农村消费市场的发展。 这前后,外贸依存度也经历先提升再回落的过程。1998年中国外贸依存度(贸易总额/国内生产总值)为31.8%,2008年达到历史峰值。但从那时开始,内需就成为中国的关注点,中国外贸依存度逐步回落,2019年又回到了31.8%。 世界工厂如何转向 多位分析人士认为,科技内循环和消费内循环,将是这轮转向的重点。 路透社援引中国政策内幕人士和政府顾问称,这一政策尚未给出具体细节,但标志着中国的战略重心将转向本地需求和技术发展,不过国内供应链的建立将部分借助外国投资。 “随着形势变得严峻,中国领导层提出了‘内循环’的概念,不过完全(依赖)‘内循环’是不太可能的。”上述政策内幕人士称。 国泰君安发布报告认为,“构建国内大循环,其重要性不亚于供给侧改革,具体落地主要依托于消费内循环、科技内循环两大抓手进行构建。” 在这两个方向上实现内循环为主,既是中国的被动选择,长期来看,也是一种必然选择。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外向型经济快速发展,通过规模效应和低成本劳动力,中国用10年时间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大国和商品出口国。当时中国工资水平低,国内居民消费能力和意愿都比较低,强大的工业产能主要对外。但时至今日,中国的工资水平和社保不断上涨,劳动力低成本的优势逐渐被更新兴的发展中国家超过,一些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如制衣,已经大规模向东南亚等国转移。 其次,中国在科技创新上有后发优势,沿着发达国家已探明的技术路径进行研发,成本和难度都大大降低;通过市场换技术,甚至直接模仿,使中国科技快速赶上,也使欧美等国指责中国强制技术转让或知识产权盗窃。然而,在5G、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更新的创新领域,中国也站在前沿,而且他国的科技封锁更严格,使中国的科技后发优势也消耗殆尽。 障碍 世界最大的生产国,把航向从对外转向对内,并不容易。单从消费内循环而言,关键不在于产能,而在于是否有足够的消费市场来容纳。<div class="excerpt-more"><a href="http://ccilc.pt/cn/imprensa/%e4%b8%96%e7%95%8c%e5%b7%a5%e5%8e%82%e4%b8%ad%e5%9b%bd%e8%83%bd%e5%90%a6%e8%bd%ac%e5%90%91%e5%86%85%e5%be%aa%e7%8e%af%e4%b8%ba%e4%b8%bb%e7%9a%84%e7%bb%8f%e6%b5%8e/" class="more-link"> […] <span class="screen-reader-text">“世界工厂”中国能否转向“内循环”为主的经济模式</span></a></div>
焦点:美国务卿称中国的全球经济实力使其比苏联更难对抗
路透布拉格8月12日 –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三访问捷克时表示,中国的全球经济实力使其在某些方面比冷战期间的苏联更难对抗。 蓬佩奥呼吁欧洲各国联合起来反对中国共产党,他说中国共产党利用其经济实力在世界各地施加影响力。 “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不是冷战2.0,”他在给捷克参议院做演讲时表示,“在某些方面,抵抗中共威胁的挑战要困难得多。” “中国共产党已经以苏联从未有过的方式融入了我们的经济、我们的政治和我们的社会。”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上个月曾指责美国挑起新冷战,因某些政客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前甩锅中国以获得支持。这番讲话之后,就出现了冷战的提法。 捷克共和国是蓬佩奥东欧四国访问之行的第一站,他将与这些国家讨论网络和能源安全问题。在1989年天鹅绒民主革命爆发之前,捷克一直是苏联阵营的一部分。 蓬佩奥利用这个机会猛烈抨击俄罗斯和中国的影响,并称赞捷克官员在过去一年里与北京角力。捷克是一个人口1,070万的中欧国家。 他提到了捷克为发展5G电信网络设定安全标准做出的努力,此前一家政府监管机构警告不要使用中国华为制造的设备。 蓬佩奥和捷克总理巴比什(Andrej Babis)在5月签署了一份5G安全声明,但该国尚未做出全面禁止华为技术的决定。捷克总统泽曼(Milos Zeman)一直在推动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蓬佩奥还赞扬了捷克参议院议长Milan Vystrcil,后者继续推进其已故前任的计划,在本月底访问台湾,此举激怒了中国。 蓬佩奥表示,欧洲一些国家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意识到这些威胁,但已经显示出积极的势头。 他说:“(美国的)形势已经扭转,就像我在欧洲看到的一样。西方正在取得胜利,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西方已经衰落。” “这将需要我们所有人……布拉格、波兰、葡萄牙的所有人。我们有义务明确、坦率地跟我们的人民对话,无所畏惧。我们必须面对复杂的问题……我们必须一起努力,”他说。 来源:路透
葡萄牙媒体说拒绝华为参与5G建设将损害葡经济
新华社里斯本7月27日电(记者温新年 赵丹亮)据葡萄牙当地媒体27日报道,5G网络及相关服务将带动葡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并带来约13万个就业机会,如果把中国华为公司排除在5G网络建设之外,可能使葡萄牙经济在2023年前损失11亿欧元。 葡萄牙财经媒体Dinheiro Vivo报道称,如果华为公司被排除在5G网络建设之外,相关缺口可能导致在2023年之前有100万至140万葡萄牙人无法使用5G网络。 报道说,葡萄牙政府成立了一个专门工作组,针对华为公司5G设备的安全性进行研究。目前政府仍在等待工作组的研究结果,尚未就是否将华为公司排除在5G网络建设之外作出任何决定。 据报道,负责通信业务的国务秘书阿尔贝托·索图·德·米兰达在议会表示,工作组的研究工作已基本完成。他希望工作组得出的结论能得到政府支持。 葡萄牙政府此前多次表示,不会把任何公司排除在5G网络建设之外,市场会根据欧盟规则和市场法则自行决定。 来源:人民网
中葡货运协会签署合作协议
葡萄牙货运代理协会(Apat)上周宣布,日前与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签署了合作协议,两会将就任何影响国际货物运输业务的政策或市场趋势变化交换资讯。 另外,两会亦将致力为其成员之间的交流建立业务合作渠道,以及在各自的网络和资讯平台上为对方进行推广。 葡萄牙货运代理协会形容是次协议促进两会成员之间建立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葡萄牙杂志《Revista Cargo》报道指该会主席安东尼奥・纳博・马丁斯(António Nabo Martins)代表葡方签署有关协议。 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成立于2000年,会员数目约6200个,是国际货运代理协会联合会的成员之一。 来源:中葡论坛
中企在葡萄牙设饺子厂
葡萄牙新闻媒体O Digital报道,中资嘉威食品有限公司(Jiawei Alimentação Lda)周三在葡萄牙南部埃武拉区新文达什市为其饺子工厂举行了开幕仪式,该厂投资额约250万欧元(约合290万美元),已于7月初开始运营。 据报道,几乎所有用于制作中国传统饺子的原材料都来自葡萄牙。目前该厂员工人数约40人,大部分为本地招聘,并计划雇用更多员工来开发新产品,并将出口销售至法国及整个欧洲市场。 新文达什市长路易斯・迪亚斯(Luís Dias)考察该厂时称,虽然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某些限制,但该中资企业仍致力落实项目,值得表扬。 来源:中葡论坛
查看所有新闻

首页

首页

服务内容

首页

首页

葡萄牙 - 中国关系

首页

投资

中国 → 葡萄牙 (数百万€)

出口

葡萄牙→ 中国 (%)

旅游

中国 → 葡萄牙

首页

首页

//ccilc.pt/cn/wp-content/uploads/2011/05/Webp.net-gifmaker-1.gif
//ccilc.pt/cn/wp-content/uploads/2011/05/Webp.net-gifmaker-2.gif

首页

首页

企业会员与执行会员

首页

首页

首页

新加入

会员列表

首页

首页

http://ccilc.pt/cn/wp-content/uploads/2011/05/Inventa_International_LogotipoV-300x200.png
http://ccilc.pt/cn/wp-content/uploads/2011/05/buggypower-300x200.jpg
http://ccilc.pt/cn/wp-content/uploads/2011/05/cofco-300x200.jpg
//ccilc.pt/cn/wp-content/uploads/2011/05/99.png

首页

 

CCILC通信-COVID-19

根据官方机构的建议,葡中共商会通过了一项应急措施,以确保其员工、会员和合作伙伴的安全。

因此,所有员工都采取远程办公模式,可以照常使用电子邮件进行沟通。

请注意,联络电话仍在使用中,但会议日程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快恢复。

同时,新型冠状病毒页面已创建,该页面收集了会员,合作伙伴以及访客感兴趣的信息。其间,我们也关注与中国(经核实的)机构合作伙伴提供的医疗保护设备供应商的联系。

我们感谢大家的理解和配合。

葡中工商会总秘书处